Your shopping cart is currently empty

……有某些东西和概念,是无需赘述的,因为它们的内在价值在最单纯的观察者眼里看来都是显而易见的。恐怕Seppeltsfield绝对会出现在这个类别里;无论是赞扬还是批评都不会增强或贬低它的价值,甚至丝毫不会影响到它受欢迎的程度。Seppelt先生的酒庄长期以来被认为是这个殖民地的最重要的酒庄之一,就我个人对酒庄的认知而言,不论是在本土还是在欧洲,这个酒庄都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构思,从总体规划到涉及的方方面面的细节……

- Perkins教授,服务于南澳政府的葡萄栽培学家,发布约1898年。

1878百年酒窖

1878 Centennial Cellar

 

Seppeltsfield的历史里不时穿插着许多颇有预见性的瞬间。尤其是Seppeltsfield的创始人Joseph Seppelt和他的长子Benno以他们对庄园管理的长远眼光而闻名,他们密切关注着管理原则,以确保遗产被妥善传承给子孙后代。

最显而易见的证据是Benno Seppelt的Centennial Cellar的诞生——这是一个真正独特的、无与伦比的成熟的酿造单一年份茶色波特酒的系统,这款酒在发布前会在木桶中陈年100年左右。

1866年,Joseph开始计划建造一个新的bluestone酒窖,1878年,在他的父亲Benno去世12年后。在一种特殊又振奋人心的状态下,Benno选择了一桶他酿造的最好的葡萄酒,并指示说,这桶酒在100年之后才能装瓶。

1878年的这桶单一年份的茶色波特,存放在青石酒窖内的一个单独的房间里,仍将继续陈年。自此以后,流传下了每个年份都拿出一桶最好的葡萄酒进行陈年的传统,一直延续至今。

百年酒窖完成了从1878至今的每一个年份的完整传承。拥有一座活生生的澳大利亚酿酒历史博物馆,这份声誉于Seppeltsfield庄园而言无疑是“皇冠上的宝石”, 百年酒窖绝对是游客们必去的地方。

1888 Gravity Cellar

1888 Gravity Cellar

 

在1888年竣工的Gravity Cellar,是Seppeltsfield创始人Joseph和Johanna的儿子Oscar Benno Seppelt极富远见的设计。

Benno设计的酒窖是依傍梯形的山坡建造的,它的设计理念是酒窖中心依靠自然的重力作用协助果味在整个酒庄流动。虽然最初的设想是由工程逻辑推导出来的,但重力喂养最基本的处理方法以现在的眼光来看,仍然是一个令人垂涎的现代酿酒原理。作为开放式发酵法的补充,在温和萃取颜色、风味和单宁的辅助下,最终所得的葡萄酒呈现出更浓郁的风味和更纯粹的果味。

在1898年7月23日The Queenslander的一篇报纸文章中,提到了Benno Seppelt精妙绝伦的设计。

“酒庄对整个殖民地来说是一个主要课题,过去几年在澳大利亚建立的每一个新酒庄都是在Seppeltsfield的影响下成功建造的——当然,根据各地需求的不同有进行相应修改。对于Seppelt先生来说,这是引以为傲的客观事实。”

近一个世纪以来,1888年的Gravity Cellar在澳大利亚的美酒地图上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直到20世纪80年代,由于需要进行大规模的修复,它暂时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这个酒窖作为一座博物馆,休眠了近30年,直到2010年它又再次被人们骄傲地提起,而它的复兴令Seppeltsfield的酿酒师弹冠相庆。

Great Terraced葡萄园

Great Terraced Vineyard

 

Seppeltsfield庄园的葡萄园面积超过250英亩,其中包括Barossa的传统葡萄品种,Shiraz和Grenache。少量种植的传统的欧洲强化品种Touriga(酿造陈年型的波特酒)和Palomino (用于酿造Apera)也在该庄园的种植范围内。

当Seppeltsfield的葡萄园延伸并横跨至Barossa的Western山脊,进入到Eden Valley时,它就成为了一个Great Terraced葡萄园,它坐落在一块山坡上,由珍贵的ironstone、quartz和slate土壤类型滋养。

Great Terraced葡萄园由修剪成灌木型的Grenache葡萄藤(藤蔓无铁丝)组成,这些老藤年龄从60-80岁不等。这个完整的葡萄园种植在一块天然形状的土地上,形成了犹如被修剪过整齐的外观,尤其是从上往下俯瞰时。

传统上,Great Terraced Grenache将完全用于生产加强型葡萄酒。而现在,我们也很自豪的将其中一部分用于生产小批量的干红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