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hopping cart is currently empty

“…Seppeltsfield酒庄是一个很棒的地方,它是一个可以通过良好的行业和企业行为来实现的绝佳范例。它经常作为澳大利亚的旅游胜地被提及,它的产品数量和质量,所生产的葡萄酒、烈酒以及醋的数量和质量,在大洋洲是无与伦比的……” - Kapunda Herald, 1905年11月3日。

 

Johanna Joseph Seppelt first genJoseph & Johanna Seppelt

第一代

Benno Sophie seppelt second genBenno & Sophie Seppelt

第二代


Seppeltsfield是由Joseph和JohannaSeppelt在Barossa Valley在从欧洲移民澳洲后十五年建立的。这座庄园浸润着丰富的Barossan文化遗产,被认为是真正的国家宝藏,它帮助塑造了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的历史。

1850年, Joseph Seppelt,西里西亚的一个移民,以一法郎一英亩的价格从Hermann Kook(一个Tanunda的农民)手中,购买了158英亩的土地。对于‘Seppeltsfield’的设想,Joseph最初的意图是种植烟草,后来经过Seppelt几代人的努力把庄园的精力集中在葡萄种植和酿酒上。

在19世纪晚期,这个家族的生意迅速发展,用葡萄酒和烈酒满足了英国imperial preference’的需求,同时也为澳大利亚的医院提供了药用Brandy。

Seppeltsfield繁荣发展到20世纪,作为Seppelt家族在酒类行业不断扩张的一部分,该行业在澳大利亚各地区发展为包括建立葡萄园和葡萄酒厂。除了葡萄酒,Seppelt的产品还包括Brandy/白兰地、Gin/金酒和Vermouth/苦艾酒等烈酒,以及各式各样的果露、醋和精华。

虽然Seppelt在Great Western和Rutherglen(维多利亚)的扩张受到高度重视,但Barossa始终是Seppeltsfield最初的家园,它在Barossa当地的声誉被认为是家族皇冠上的宝石。

作为澳大利亚最成功的葡萄酒王朝之一,Seppelt家族在1985年之前一直保持着对其葡萄酒产业的所有权,包括Seppeltsfield酒庄。B Seppelt & Sons,正如当时所知道的那样,经过30年的演变从家族私有逐渐过渡到公司控股的管理形式。

2007年起,该庄园归私人所有,现在由庄园主人Warren Randall管理,他是一位合格的葡萄种植者和酿酒师,在上世纪80年代曾为Seppelt家族工作。Warren把这座庄园看作是Seppelt家族的遗产。他以热衷建立和推动产区意识而闻名。

Seppeltsfield最知名的是Centennial Collection/百年收藏——一种不可替代的、完整的Tawny系列,从1878年到现在每个年份都有。该庄园仍然是世界上唯一一座每年都推出100年陈酿葡萄酒的酒厂。此外,该庄园还收藏了大量的Apera(澳大利亚雪利酒),将Fino与Oloroso、Tokay和Muscat的风格融合在一起,所有这些葡萄酒风格都被完好的保存在广阔的Solero酒窖里。

最近,1888年的Gravity Cellar的重新启用,用静止葡萄酒的酿造重振了庄园的活力。品质卓越的Barossa红色葡萄品种的魅力又一次通过Gravity Cellar的提炼,拥有柔和的色彩和萃取的丹宁—这是一种令人向往的现代酿酒工艺。

Seppeltsfield是Barossan历史、产区和精细酿酒事业的结合体。现在,一个新的黄金时代见证了当代艺术与设计、皮肤护理和美食的卓越成就,为澳大利亚标志性的葡萄酒庄园的复兴做出了贡献。